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烈火凤凰-第四章 > 【烈火凤凰】第四章 针锋相对 第七节 华屋秋墟(12)
    12

    美国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萨默林别墅区。

    萨默林是拉斯维加斯最高档的别墅区,这里远离尘嚣,环境幽静。华灯初上,

    在一幢独立别墅客厅里,白霜、牧云求败和白无瑕、蓝星月分坐在两侧的沙发上。

    白无瑕在离开落凤岛后,接到「门」大长老的讯息,让她尽快赶往「寂灭之

    门」。「寂灭之门」位于内华达州死亡大峡谷深处,白无瑕动身前往美国。蓝星

    月请示了圣凤林雨婵,跟着白无瑕来到美国,而白霜刚与女儿刚刚重逢,自然不

    愿分离,便与牧云求败也一起来了。

    「无瑕,明天我跟牧云和你一起去吧。」这已是白霜第三次提出这个想法。

    「妈,您就别去了,放心,不会有事的,再说有星月陪着我呢。」白无瑕道。

    「寂灭之门」是「门」最神圣之地,白无瑕曾向大长老提出四人同行,大长

    老没有同意,在白无瑕坚持下,最后只同意让蓝星月一同前往。

    白霜叹了一口气,不知为何,她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边上的牧云求

    败道:「无瑕,这些年虽然这个所谓『门』的组织给予你很多帮助,但不知为何,

    我对这个组织没有半分好感,甚至……甚至它令我感到有一种……一种邪恶的感

    觉。虽然魔教也算邪恶,但我却感到它的邪恶似乎更甚。我和你妈商量过多次,

    希望你能够退出,虽然它给了你强大的力量,但你只不过是它的傀儡,你对这个

    组织知之甚少,你根本掌控不了它。」

    白霜接着道:「是的,我也有这样的感觉,当时你借助它的力量,是为今日

    的相聚,现在心愿已经达成,不再需要它的力量了。这里事了后,我们便回到国

    内,找个地方隐居。牧云虽然脱离了魔教,但也不想参与凤与魔教的战争,我们

    都老了,也累了,只想安安静静地生活。虽然很自私,但我真的很想你和我在一

    起,远离争斗,平平安安的。」白霜说到最后带着歉意看了蓝星月一眼,牧云求

    败作为魔教高层,凤自然希望他能加入已方的阵营,但牧云求败拒绝了,声称不

    想参与魔教与凤的战争。

    蓝星月有些失望,但她能够理解白霜的心思,微笑着没有作声,林雨婵说了,

    尽可能做牧云求败的做工作,但这种事也勉强不来。

    白无瑕道:「我也这样想,明天我会和『门」的长老说清楚,不再当什么圣

    女,也不再需要它的力量了。「对于」门「的邪恶,白无瑕比白霜、牧云求败更

    清楚。第一次试炼失败之时,她在众目睽睽之被男人污辱。」门「内的长老口口

    声声说她是」门「的圣女,却令她蒙受奇耻大辱。而第三道门的试炼,更是在数

    百男人面前演绎淫邪的舞蹈,」门「的邪恶本质暴露无遗。最令她感到心悸的是

    第四道门的试炼,她在离」寂灭之门「百米远处,便立刻晕厥过去,那道门后传

    来的邪恶气息,她每每回想起来都恐惧不已。

    「好好,这就好,你看我女儿多听话。」白霜笑了起来,这是白无瑕第一次

    明确表示会退出那个组织,这令她感到无比欣慰。兴奋之余,她紧握住牧云求败

    的手,牧云求败也笑了起来。

    蓝星月神情略有些复杂,这次她随白无瑕前来,也有调查「门」的使命,白

    无瑕退出那个组织,自然不能很好地完成任务。「门」十分的神秘,但肯定不是

    一个正义的组织,白无瑕要退出,倒也是件好事。她看到白无瑕的目光转向自己,

    便也握住了她的手道:「我赞同白霜阿姨的想法。」

    这事一定,白霜心情更好,兴致勃勃说等无瑕回来,想去胡佛水坝看看,牧

    云求败自然事事都顺着白霜,还问白霜去了胡佛水坝要不要去拉斯维加斯赌两把,

    试试手气。

    白无瑕浅笑兮兮,但心中的不安仍依然强烈。她掩遮得很好,白霜没有察觉,

    望着女儿,她感到由衷的欢喜,略有美中不足的是和女儿相爱也是一个女人,要

    想抱孙子孙女的想法难以实现。不过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能够和女儿相聚已是

    上天最大的恩赐,自己还有何求。至于孙子孙女,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弄个试管

    婴儿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女儿同意就行。至于蓝星月,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到

    她是多么爱白无瑕,只要两人相爱就行,何必那么执着于世俗的眼光。有那么一

    瞬间,白霜想到了景浮生,心中黯然,但景浮生最后愿望是希望自己好好的、快

    乐的、平安地活下去,相信他在天上看到也不会怪自己的。

    不知不觉夜已深了,白霜和白无瑕各自回了房间,牧云求败和蓝星月神情略

    有些不自然跟了进去。

    「牧云,今天我真的很高兴。」白霜刚进门便道。

    「是呀,无瑕答应退出那个组织,你再不用担心了。」牧云求败站在白霜的

    面前似乎有些局促,他想了想犹豫地道:「霜,这别墅还有其它房间,要不我去

    别的房间。」

    白霜笑道:「你这是干什么,无瑕又不是不知道你和我的关系。」

    牧云求败尴尬地笑道:「想想你女儿就边上,感觉好象怪怪的。」

    白霜笑道:「你不是自诩武圣,绝顶高手的风范去哪里、气势去哪里了。」

    「你又开玩笑。」牧云求败身为绝世强者,即便面对千军万马也泰然自若,

    但不知为,在白霜面前,总感觉有些胆怯,这或许便是爱的力量。在救出白霜到

    来美国的一路上,牧云求败感到白霜和之前有些不一样,话多了,有时还会开开

    玩笑。他虽然是个武痴,但也不是傻子,他感到白霜已经慢慢放下了过去的心结,

    打开了心灵之门开始完全地接纳自己。

    白霜望着物牧云求败道:「牧云,这些天,我都想明白了,过去的已经过去,

    人没有必要永远缅怀过去,现在无瑕回到了我身边,我最大的心愿已了,今后我

    只想和无瑕……」说到这里,白霜脸颊浮现一丝红晕继续道:「还有你一起好好

    地过日子。」

    这已说得非常直白了,牧云求败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一把紧紧地抱住白霜,

    高兴地说不出话来。在落凤岛,虽然两人已有肌肤之亲,但白霜大多数时候是被

    动承受的一方,更没有表明心意的话。而此时刻,白霜终于接受他,甚至爱上了

    他,这怎不令牧云求败欣喜若狂。

    两人很自然地深深地热吻起来,此情此景,即便是热恋中的恋人似乎都不如

    这般激情四射。不知吻了多久,两人已到了床上,牧云求败慢慢地挺起身,深情

    地望着白霜。白霜给他看得都有点不太好意思,脸颊已然一片绯红。

    「霜,我太高兴了,高兴得都不知道说什么了。」牧云求败道。

    「不知说什么就别说了。」白霜带着一丝羞涩道。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否

    放下过去会是

    两种完全不同的心境。对于牧云求败,从恨开始,再到淡然,之后

    是感动,而这一次他不顾生死地救了自己,感动慢慢变得依赖,然后从依赖之中

    有了爱,而当有了爱,面对着牧云求败,心境自然与前大不相同。

    「不,我要说,我牧云求败这一生做过很多错事,犯下很多罪孽,原本不指

    望你能原谅我。但老天开眼,让我能够和你共度余生,我的真的很开心。从今天

    开始,你就是我牧云求败这一生唯一的妻子,我发誓,我牧云求败将与白霜同生

    共死,我会用生命来护你平安周全。」牧云求败道。

    「妻子」两字还是勾起了白霜的回忆,回忆刺痛了她的心,她掩遮着自己起

    伏的情绪,默默没有作声。

    「我是不是说错话了?」牧云求败察觉到了白霜情绪有些变化惶恐地道。

    既然决意放下过去,又何必令眼前这个痴情的男人失望,白霜勇敢地迎上他

    的目光轻轻地道:「没有。」「我太高兴了,太高兴了,谢谢你,谢谢………」

    你牧云求败语无伦次狂喜莫名,她愿意做自己的妻子,这是他过去想也不敢

    想的事。

    在又一番热吻后,牧云求败支起身体,将手缓缓地伸向白霜衣襟的钮扣。虽

    然他和白霜有过多次亲密的经历,但这一刻他就象是新婚之夜的新郎,心中充满

    着激动、期盼与渴望。白霜虽然不如他这般兴奋,但心中也荡漾起一丝丝的甜蜜、

    一丝丝的羞涩。

    牧云求败缓缓脱去了白霜的衣裳,丰盈的乳房袒露在他眼前,他面色一沉,

    胸中涌起无边怒火。在美国第七舰队蓝岭号上,白霜遭受到了残酷的凌辱,那丰

    满高耸的乳房自然是男人蹂躏的重点,虽事隔已有数天,但洁白浑圆的乳房依然

    伤痕累累。望着乳房上一条条红肿的伤痕,还有青一块紫一块手指印,牧云求败

    心痛之极。

    「都是我不好,害你遭了那么多罪,那些伤害过你的人,我牧云求败会亲手

    取他们的性命。」牧云求败咬牙切齿道。

    白霜低垂着眼帘叹了一口气道:「都过去,牧云,一切都过去,你别去找他

    们了,我不想你再冒险,不想你再离开我。老天如果有眼,自然会惩罚他们的。」

    牧云求败心中又是高兴,又是苦涩还有几分不甘,要杀阿难陀、司徒空等人,

    并非一定做不到,但也绝非易事,如果离开白霜,又有谁去护他周全。他恨恨地

    道:「那些人别人让我碰到,碰到我一定取他们的狗命。」说着他用手轻抚那些

    触目惊心的伤痕道:「还痛吗?」刚说完,他立刻后悔,干嘛去说这个,这不是

    揭她的伤疤吗?

    白霜摇了摇头道:「不痛。」伤痕尚未痊愈,碰到当然有些刺痛,但她能说

    痛吗?即使痛也只能说不痛。

    牧云求败还想说些什么,但突然觉得无论说什么都是错。她这个样子继续欢

    爱是不是有些不妥?偷偷看了看白霜,只见她面颊红晕仍未褪尽,神情之中依然

    带着娇羞之态。牧云求败心中微微有些释然,虽然不久之前受到过残酷的折磨,

    但她是白霜,一个坚强无比的女人,她曾受过的苦难要比这多百倍、千倍,但她

    依然挺了过来。如果因为这个选择逃避,那就是小看她了。

    牧云求败低下头,用嘴亲吻着白霜丰满的乳房,那些伤痕在眼中无限放大,

    他收摄心神,压下心中怒意,轻轻地用舌尖抚慰她丰满的雪乳。不多时,耳边传

    来令人销魂的呻吟,雪乳起伏的节奏快了许多,雪峰之巅那璀璨夺目的红宝石没

    经任何触碰竟已傲然挺立。

    在过去两人的性爱中,白霜是处于被动一方,但牧云求败清楚这成熟迷人的

    胴体里蕴含着强大的情欲,但她一直压抑着,只在最后爆发之时,才感受到其猛

    烈。而此时此刻,她不仅向自己敞开了心扉,也不再压抑自己的情欲,牧云求败

    无比渴望地想知道当两人融合为一体时,自己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她又是一

    道怎样迷人的风景。

    吻遍雪白山峦的每一处,牧云求败火热的唇慢慢往下移动。在脱去白霜亵裤

    后,心中的怒火再一次被燃。在蓝岭号上救回白霜时,虽然她赤身裸体,但牧云

    求败并没有细看,直到此时,他才发现,她的阴唇仍红肿得非常厉害。

    他顿时回想起来,在来的路上,白霜走路的姿态和以前有些不同,当时他还

    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但之后,白霜走路的姿势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现在

    他才明白,因为阴唇肿胀,走路时因为摩擦肯定极痛,为了不让他担心,她忍着

    剧痛却也装得没事一样。

    在牧云求败发怔之时,白霜低声呻吟着,雪白的屁股微微挺了起来,红肿的

    阴唇轻轻擦过他的鼻尖。牧去求败感受到了浓浓情欲的气息,心神不由一荡,火

    热的嘴唇压在了艳红的花唇之上。

    白霜的呻吟声音顿时响了许多,牧云求败轻轻舔着,渐渐地他感到一道暖热

    流从花穴中流淌出来,这是情欲的汁液,也是爱的蜜泉。他脑袋轰然作响,象沙

    漠中渴极了的旅人,拚命吮吸着,将那蜜汁一滴不漏地吸进嘴里。当充满情欲的

    汁液顺着喉咙进入他的身体,牧云求败的欲火犹如海潮般铺天盖地在身体里翻腾

    起来。

    这边房间春光无限,而在走廊另一端的房间里也是一样。这些天白霜对两人

    之事已是默许的态度,这令蓝星月安心不少。进了房间,白无瑕拉着蓝星月走进

    浴室,两人脱光衣服,放了水,一起泡在浴缸之中。

    此时此刻,在牧云求败亲吻着白霜花穴之时,白无瑕和蓝星月也紧紧相拥。

    两边的画面都很美,如果一定要男人选,估计还是有八、九成的男人会去看

    白无瑕、蓝星月。虽然白霜的美貌并不逊于两人,但青春这个东西,是会散发着

    令人无可抗拒的魅力。两人都是世间难觅的绝色之人,又都在女人最美的年纪,

    褪去少女的青涩,在将将成熟与完全成熟之间,这样的女人令世间所有男人为之

    倾倒。

    浴缸之中,美得令人惊叹的胴体若隐若现,令人血脉贲张。蓝星月背贴着白

    无瑕高挺玉乳倚在她身上。虽然蓝星月英气逼人,颇有大将风范,但在白无瑕的

    面前,她总象个小女人,更多显现娇柔的一面。白无瑕双手抓着蓝星月的乳房,

    指尖轻轻撩拨着那粉色乳头,不多时,乳头挺立起来,蓝星月从鼻腔中发出轻柔

    的「呜呜」声响。

    白无瑕摸着摸着手慢慢停了下来,蓝星月察觉到了她情绪变化,轻声道:

    「无瑕,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我有什么心事,别担心了。」白无瑕道。虽然打定主意离开「门」,但不

    知为何,那种强烈的不安感越来越浓。白无瑕道:「星月,要不明天你也别去了,

    我一个人去就行,不会有事的。」

    「那怎么行,都说好,我怎么能不去。」蓝星月闻言转过望向白无瑕又道:

    「无瑕,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有什么事你说出来,我们一起面对便是。」

    白无瑕强压下心中强烈的不安感道:「没有,我哪会有什么心事。」

    蓝星月认真地看着白无瑕道:「你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

    白无瑕认真考虑过,那种不安感根本没有原因,难道长老们不会同意自己退

    出「门」,但自己执意这么做,长老又能奈她何?看着蓝星月急切的神情,白无

    瑕又想到了另一件事道:「这里事了之后,我会和我妈一起住,那你呢?」

    这一问,蓝星月顿时愣住了,白无瑕决定脱离「门」是刚做的决定,白霜和

    牧云求败早已表明态度,不想再参与魔教与凤的战争。听白无瑕的意思,似乎也

    不想参与,那自己怎么办?为爱而放弃心中的正义,放弃与邪恶战斗吗?蓝星月

    从来没想过。如果继续坚守自己的信仰,便要与她分离,至少不能天天守在一起。

    「我……我……」蓝星月说了几个我字,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到蓝星月窘迫的样子,白无瑕笑了起来道:「看把你为难的,这事等回国

    后再说,说实话,我也想和你们一起并肩战斗,铲除这世间的邪恶是我也是我妈

    妈的心愿。到时候我和我妈说说,我想她应该是会同意的。」

    蓝星月眉宇顿时舒展开来道:「你在逗我,你真坏!」说着将手伸到白无瑕

    的腋下去搔她的痒。

    「我就是逗你,怎么了!」白无瑕痒得大笑起来,她一把抱住蓝星月,柔软

    的嘴唇一下压在她唇上。蓝星月想挣扎,但白无瑕抱得极紧,她一时挣脱不开。

    当然蓝星月如果用上内力,十个白无瑕也抱不住她,但这是爱人之间的嬉闹,

    她又怎会当真。在白无瑕的热吻之下,蓝星月身体软了下来,在飞溅的白色泡沫

    中,任她亲吻、任她到处乱摸。

    嬉闹过后,蓝星月又象刚才一样倚在白无瑕身上,这一次白无瑕不仅撩拨着

    她的乳头,更将另一只手伸进了蓝星月胯间。随着白无瑕手臂轻轻搅动,浮着白

    色泡沫的水面也跟着水花荡漾。蓝星月赤裸的身体在白无瑕的怀中如水蛇般轻轻

    扭动,「呜呜」的呻吟响了许多。

    白无瑕感受到了蓝星月涌动的情欲,不知为何,今夜她的欲望也格外地强烈。

    两人从浴缸中起身,冲干净身体,白无瑕突然一把将蓝星月抱了起来。蓝星

    月顿时脸红得象熟透的苹果,虽然心中无比羞涩,却也只能由白无瑕将以公主抱

    的方式直接抱上了床。

    一上床,两具迷人无比的赤裸的胴体纠缠在了一起,在长长的热吻之后,她

    们以六九式互相亲吻对方的花穴。不多时,和在另一间房内的白霜同样,两人花

    穴中都流淌出情欲的汁液,而那些汁液也都被两人一滴不漏地吮吸进了嘴里。

    过往两人欢爱之时都有些道具,这次来得匆忙,没准备这些,在亲吻了对方

    的花穴后,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夹着对方的大腿,如绽放花朵的蜜穴互相猛烈

    摩擦起来。相比白无瑕,蓝星月更加意乱情迷,往日的欢爱,白无瑕总会用震动

    棒塞满她的花穴,今天没了这东西,蓝星月感到情欲之火似乎无法彻底渲泄。好

    在白无瑕察觉到了这一点,及时将手指伸进了花穴中,在一阵急速地抽插之下,

    蓝星月攀上了欲望的巅峰,她不可抑制的尖叫起来,赤裸的胴体抽筋般痉动,巨

    多的爱液从花穴中涌了出来,不仅打湿了白无瑕的手掌,连床单都湿了好大一片。

    高潮过后,蓝星月有些歉意地看了看白无瑕,好久没和她欢爱了,情欲上来

    时自己光图着快乐几乎都忘了她了。当白无瑕的手指刚从花穴抽离,蓝星月立刻

    侧过身,用嘴轻轻含住白无瑕雪乳上花蕾,手掌也顺着她平坦结实的小腹伸到了

    柔软的花瓣间。她不能似白无瑕般可以肆无忌惮地将手指插进去,所以只能找寻

    到花瓣间那粒小肉蕾,然后快速地拨动起来。白无瑕的乳头在她嘴里膨胀坚挺,

    小小的花蕾也肿大了许多,蓝星月感受到白无瑕的情欲,但却象是烧热了水,热

    虽然热,但却没有沸腾。

    白无瑕肯定有什么心事,正当蓝星月这样想着时,突然隐隐听地到女人的的

    叫声,她一愣,很快反应过来,那是白无瑕的母亲的声音。两个房间虽然隔得远,

    轻轻的呻吟肯定听不到,但高声尖叫,却还是隐约能闻。

    虽然这很正常,但一想那是白无瑕的母亲,蓝星月又觉得特别难为情。猛然

    她又想到,既然自己能够听到白霜的叫声,那刚才自己叫得那么响,白霜不一样

    能听到。顿时,蓝星月的脸红得象是要渗出血来,白无瑕听到这个声音会有什么

    反应?她不由自主地看了看白无瑕,却见她没有任何反常。倒是白无瑕看到自己

    通红的脸,奇怪地问道:「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很热吗?很累吗?」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蓝星月醒悟过来,自己身怀内力,听觉要比普通人好许多,她能听到不代表

    白无瑕能听到。这事还是不说的好,她连忙转过脸支唔地道:「没什么,我不热

    ……也不累。」说话间她又含住了白无瑕的乳头,话说得极是含糊不清。

    这么说来,白霜应该也是听不到自己的叫声,不对,还有牧云求败,牧云求

    败的武功远在她之上,白霜听不到,他可是听得明明白白、真真切切,想到这一

    层,蓝星月美丽的脸庞依然通红通红。白无瑕倒也没深究,此时她心中正思考着

    另一件重要的事。

    另一边的房间里,欢爱仍在继续。在决意放下过去后,白霜压抑多年的情欲

    彻底喷发,在牧云求败进入她身体没久,她便攀上欲望的巅峰。牧云求败一是没

    想到她这么快,而且知道一次高潮并不能令她满足,所以即便有了强烈的射

    精冲

    动,却用内力锁住精关,挺了过去。

    白霜既然从内心接受了牧云求败,自然也希望他和自己在一起能快乐,便主

    动提议她在上面。牧云求败当然求之不得,他望着骑坐在自己身上以优雅迷人姿

    态扭动着白霜,快乐如潮水般一浪高过一浪。这是二十多年来,白霜第一次放下

    心中的包袱,全心全意、心无旁骛地沉浸在情欲爱河之中。

    此时此刻,虽然蓝星月高潮了一次,但情欲的大戏仍在继续。两边的画面依

    然很美、充满着无尽的诱惑与刺激,如果再男人选,或许有几成男人会转向白霜

    这边。虽然白无瑕、蓝星月都是女人最美的年纪,但对于男人来说,女女欢爱诱

    惑程度要低于男女间的欢爱。

    不错,白霜虽然依然充满诱惑,但岁月总是无情,无论是皮肤的光滑、乳房

    的坚挺还有身体的曲线都不如两人,但此时她时快时慢地摇摆扭动着赤裸的身体,

    让胯下一柱擎天的肉棒每一次都以最愉悦畅快的方式进入自己的身体。她每一个

    动作不仅充盈着满满的情欲,更有一种艺术般律动感。

    二十多年前,她被日本最顶级的调教师训练成最完美的性奴。人是一种视觉

    动物,作为完美的性奴,在与男人作爱之时,不仅要给男人最大快乐,而且身体

    的姿态必须要有极强的观赏性。比如在做爱之时,她的脚背永远象芭蕾舞者般绷

    得笔直;在后入式时,她的背部永远不会向上拱起,臀与肩永远保持着s型的曲

    线等等。虽然之后白霜不再是性奴,但这些和男人做爱时的技巧已铬刻在她身体

    里,在二十年之后,在第一次全心全意欢爱之时,便又重新的浮现出来。

    在白霜第二次高潮之时,牧云求败还是忍着没射,高潮过后的白霜伏在他身

    上,背上已沁出密密的汗珠。而在这个时候,牧云求败也听到了那边房间里的呻

    吟和叫声。这一刻,他突然想起,八年前,自己差点强奸了白无瑕。他暗自庆幸,

    当年自己没有下手,否则他绝无可能有此时的快乐。白无瑕和白霜长得很象,看

    着白无瑕就象是看到年轻时的白霜,年轻时的白霜是那么地光彩夺目,虽然被人

    调教成性权,却让人感受到不到一丝丝的污秽。

    「你在想什么呢。」白霜伏在他胸口轻轻地道。

    「没什么,没什么。」牧云求败神情乱慌乱地道。

    「看你走神的样子,肯定有事。」白霜也就随便一说。

    「没什么,只是……只是听到一些响声。」牧云求败在白霜面前比蓝星月在

    白无瑕面前还老实。

    「什么响动,是有敌人吗。」白霜支起身体顿时警觉起来。

    既然已经说了,牧云求败不得不硬着头皮道:「不是,是你女儿和那个叫蓝

    星月的女孩的声音。」

    白霜松了一口道:「你没事听这个干嘛,我怎么没听到。」

    「我也不想听,可能我的听觉比你好吧。」牧云求败道。

    「别管她们了,你上来吧。」白霜知道牧云求败武功超群,听觉自然比她要

    强许多。

    牧云求败再次将白霜置于自已身下道:「累吗,要不要休息一下。」

    白霜嫣然一笑道:「我不累,来吧。」

    牧云求败闻言将肉棒拨出半截又大力插了进去,白霜娇吟一声,张开欣长迷

    人的双腿,恰到好处地配合着对方的进入。随着牧云求败大力抽插,并未熄灭的

    情欲之火又再度燃烧起来,白霜的呻吟渐渐高亢了起来。

    突然白霜想到既然牧云求败能够听到女儿的声音,那么那个叫蓝星月女孩武

    功也不差,听力自然也好,刚才自己叫得那么大声,她应该也听到了。顿时,白

    霜的脸红了起来,牧云求败大奇,怎么她脸一下红了?是太开心、太快乐了吗?

    想到这里他更买力地耸动起肉棒。这下可苦了白霜,想叫又不敢叫,这难过

    劲别提了。不管怎么说,此时此刻的难过也是快乐的难过。而这个世界快乐总是

    何其短暂,白霜不会想到,在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大的劫难正等待着她。

    两个房间里春意满满,唯的白无瑕柳叶般的秀眉轻拧,没有全身心地沉浸在

    爱欲之中。半天,她脸上犹豫的神情渐渐消失,似乎对某件事有了最后的决定。

    白无瑕缓缓地抬起手臂,手掌压在蓝星月放在自己胯间的手背上。蓝星月不

    太明白她的意思,嘴里含着她的乳头,手指停下了对小肉蕾的撩拨。白无瑕用自

    己的手指引导着她的手指,让蓝星月的指尖插进自己花穴中。

    蓝星月恍然大悟,原来这样,过去白无瑕使用的震动棒有一小截插进花穴中,

    这样带来的刺激会大很多。虽然蓝星月很多次爱抚过对方的花穴,但因为白无瑕

    的处女膜仍完好无损,所以一直都只在洞口游走。

    蓝星月的指尖轻柔地插进白无瑕的花穴中,虽然洞穴的通道狭窄,但容纳一

    根细细的手指并不会有太大困难,但当蓝星月感受到温润肉壁收缩蠕动时,依然

    有一种强烈的压迫感。白无瑕用食指压在她指关节上,不断将她的手指往洞穴的

    深处推,很快蓝星月的手指触碰到一层柔软的阻隔,前方已是代表女人纯洁的处

    女膜。蓝星月顿时停了下来,但白无瑕的手指还在用力,想让她继续前进。

    「无瑕。」蓝星月从白无瑕胸口抬起头叫道。

    「怎么了?」白无瑕问道。

    「不能再进去了,手指都已经碰到了。」蓝星月道。

    白无瑕微笑道:「还记得那次,在飞机上?」

    蓝星月脸红了:「我怎么会不记得。」在遇到白无瑕之前,蓝星月虽曾有过

    与男人的肌肤之亲,甚至差点失身,但那代表纯洁的处女膜却是白无瑕亲手给弄

    破的。

    白无瑕望着蓝星月带着一丝郑重道:「星月,你是我的,今天,我也彻底是

    你的。」

    蓝星月一怔,起初并没有明白这话的意思,很快她醒悟过来,白无瑕弄破自

    己的处女膜,今天她要让自己也弄破她的处女膜,她想以这种方式来表达对自己

    的爱。蓝星月一阵激动,过去白无瑕不仅弄破自己的处女膜,还可以用震动棒或

    者手指深深插进自己的身体,但她却不能这么做,这多少令她有一点点小小失落。

    但当终于有一天,白无瑕让自己弄破她的处女膜,也能一样进入她身体的最

    深处,蓝星月还是犹豫了起来。

    「这样,这样行吗,这样不好吧,无瑕,没事的,我从来不计较这个的,真

    的没事的。」蓝星月说道。

    「有什么不好,来吧。」白无瑕道。

    「你不是说过,作为『门』的圣女必须得是完壁之身,这样你不是当不了圣

    女了。」蓝星月道。

    「你希望我继续当这个圣女?」白无瑕问道。

    「不是,当然不是,我支持你退出『门』的

    。」蓝星月急忙道。

    「那我还留着这东西有什么用?」白无瑕道。

    「你……你想清楚了?不会后悔?」蓝星月道。

    「傻丫头,我当然想清楚了。其实应该我和你说对不起的,那次在飞机上,

    我对你使用了精神力,所以你才会迷迷湖湖,才会特别兴奋。从严格意思上讲,

    和对你下药没什么区别。所以我早应该这么做了,算不上是补偿,但至少我想让

    你明白,我有多喜欢你。」白无瑕道。

    「怪不得,你真坏。」蓝星月嗔道。其实事后蓝星月清楚在飞机上白无瑕对

    自己动了手脚的,但那个时候她已对白无瑕产生了好感,所以也就不计较这个了。

    白无瑕道「因为小时候的事,我对凤很反感,所以当时想报复一下凤的人,

    但没想到,我慢慢地陷了进去,也慢慢地喜欢上了你,直到无法自拨。星月,有

    些东西我都没有和你细讲,虽然看似我还是完壁之身,但我十六岁那年,就被一

    个无良的摄影师猥亵过;之后为了救颍浵,差点被一个老头奸污;之后,又被一

    个美国佬骗了;还有在日本,也差点被强奸,还在『门』里也……」

    「别说了,无瑕,别说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蓝星月心痛得听不下去。

    白无瑕微微一笑还是说道:「虽然我姓白名无瑕,虽然看似我还是处子之身,

    但其实我的身子已被很多男人糟践过了,所以有些时候我甚至很痛恨那东西,就

    象是一个天大的玩笑,一种极大的嘲讽。不过,不管怎么说,对于一个女人来说,

    那东西还是很珍贵的,你的第一次属于我的,虽然我不知道这能不能算我的第一

    次,但对于我来说,我想把我最好的、最珍贵的东西给你,希望我们能够永远在

    一起。」

    听着白无瑕的话,蓝星月美眸已是泪光莹莹,她哽咽着道:「无瑕,我也爱

    你,真的很爱很爱你,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永远。」

    白无瑕伸手抹去蓝星月泪花道:「别哭呀,今天多开心,别哭。」看到蓝星

    月仍止不住泪水,白无瑕情不自禁地搂住她,两人唇紧紧贴在一起,心也紧紧地

    连在一起。

    长长的热吻后,白无瑕将长长的腿张得更开了些,虽然没说话,但表情与肢

    体语言都期待着插在花穴中的手指继续前进。过往,两人欢爱,白无瑕总是主动

    强势的一方,就如扮演着男性角色。而此时此刻,白无瑕变得柔弱许多,虽然被

    不少男人污辱过,虽然有时会讨厌甚至痛恨那道薄如蝉翼的处女膜,但将它当作

    自己的爱奉献给喜欢的人时,她依然还是感到有些紧张,就如少女初夜时的心境。

    角色的转变再加上接受白无瑕全无保留的爱,令蓝星月比她更紧张。虽然知

    道白无瑕被不少男人污辱过,但此时此夜刻,白无瑕就如她的名字,给蓝星月一

    种纯洁无瑕的感觉。插在白无瑕花穴里的手指轻轻动了起来,指尖时不时触及那

    层柔软的阻挡,这是白无瑕的初夜,蓝星月隐约想起,初夜的少女应该有充足前

    戏,就象自己一样,燃烧起强烈的情欲火焰,才不会感到有太大的痛楚。

    纤细的指尖在白无瑕桃源洞口轻轻抽动拨弄,越来越强烈的骚痒令白无瑕忍

    不住呻吟起来。蓝星月的手指慢慢向深处挺进,指尖顶着处女膜向内凹陷,但或

    许蓝星月怕她痛,又或许觉得前戏还不够,所以处女膜内凹到一定程度,手指又

    缩了回来。

    白无瑕其实想她快点进去,但今天她扮演的角色是奉献,不是索取,所以即

    便心中这么想,也不好意思说出来。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吧,只要你高兴快乐就行,

    只要你能永远地记住今夜就行,白无瑕心中想到。

    欲望地火焰在白无瑕心中越燃越烈,她忍不住伸手抚摸着蓝星月光洁如玉的

    雪臀,当她想将手掌伸如粉色贝壳般的私处时,突然看到蓝星月一脸虔诚的样子,

    最后还是把手缩了回来。

    白无瑕的处女膜韧性极强,蓝星月好几次都以为下一刻手指将突破那道阻挡,

    但它却依然顽强地挡住指尖前进的步伐。白无瑕终于感受到一丝丝微微痛意,那

    一点点的痛对她根本算不上什么,但她还是有一丝莫名的紧张。在一次处女膜似

    乎凹陷到了极限,痛楚一下强了许多,白无瑕摸着蓝星月雪臀的手掌不由自主地

    紧抓住她的股肉。

    「痛吗?」蓝星月立刻将手指缩了回来,有些紧张不安地问道。

    「不痛。」白无瑕回答道。

    「我再轻点,你痛就说。」蓝星月道。

    这一刻,白无瑕有想骂人冲动,你倒是快点,你这样已经弄了十来分钟,你

    知不知道我里面好痒,你再这样弄下去我痒得都快受不了。白无瑕当然没有说出

    来,爱是一种奉献,不能只顾着自己快乐。眼前的女孩是那么地爱着自己,虽然

    自己并不太珍惜那道薄薄的膜,但在她眼中,或许是无比珍贵和圣洁的东西。

    这是一场女人与女人间爱欲的极致演绎,突破那道代表女人纯洁的薄膜所化

    费的时间更是史无前例地漫长,起初白无瑕紧张还多过期盼,但慢慢地期盼远多

    过了紧张。而蓝星月秉承前戏要充足的理念,不仅刺激着她的花穴,还用手、嘴

    不停亲吻着她身体敏感部位,这令白无瑕更加难受不已。终于她忍无可忍,再也

    顾不得矜持道:「星月,你快进去吧,我好难受的,受不了了。」

    白无瑕的花穴早已春潮泛烂,蓝星月终于觉得前戏足够充足了,她望着白无

    瑕道:「那我进去了。」白无瑕连忙点头应了一声道:「唔。」然后硬生生将

    「快点」两字咽了回去。

    那道蝉翼般的肉膜向里扩张到了极限,这一次蓝星月没再将手指缩回去,更

    是继续缓缓挺进。终于那道薄膜中央米粒大小的圆孔破裂开来,没了阻挡的手指

    快速向花穴深处前进。

    在处女膜破裂的瞬间,痛还是有些痛的,但白无瑕心中的甜蜜远大过痛楚。

    她「嘤」地轻叫一声挺起身体,雪白浑圆的屁股离开床单,将蓝星月纤细的

    手指几乎整根都吞了进去。

    在蓝星月还在回味这奇妙感受之时,白无瑕迷人的胴体已不受控制地扭动起

    来,虽然进到花穴中的只是一根细细的手指,但她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与亢奋。

    之前震动棒的未端只能触碰到洞口,所带来的快乐程度根本没法与现在相比。

    「星月,你动动呀,别不动呀,我好难受,真的好难受。」白无瑕眼神迷离

    地吻着对方。

    「唔。」蓝星月应了一声,手指缓缓地抽动起来。

    白无瑕咬着蓝星月耳朵道:「你快点哪,再快点好不好。」

    「唔。」蓝星月手指抽动的速率快了起来。

    「星月,我还是很难受,你能不能再快点。」白无瑕还是感到无法满足。

    蓝星月再度加快速度,目光往白无瑕敞开着胯间望去,只见在花穴里不停进

    去的手指染满鲜艳的处子落红,这一刻,热血充上蓝星月脑袋。

    蓝星月当然也知道当初白无瑕破她身时是在戏弄她,虽然后来白无瑕慢慢也

    喜欢上了自己,但一直以来,她总觉得是自己爱她更多一点。而今天,她感受到

    白无瑕对她的爱似乎并不比自己少,这如何不令她欣喜若狂。还没来得及回神来,

    白无瑕一直抓着她雪股的手掌向前一伸,手指在她花唇间一阵拨弄,然后急切地

    向里伸了进去。

    在破白无瑕处之时,白无瑕仰躺着,蓝星月则人向着她侧卧在一边,因为双

    腿并在一起,白无瑕手指进入并不顺畅。为了让白无瑕更好进入,蓝星月长腿如

    体操动作员般高高地举了起来,似长剑一般刺向正上方。这样的动作对与普通人

    来说颇有些困难,但好在蓝星月并不是普通人。

    白无瑕几乎被高亢的欲望冲昏了脑袋,好在她还记得今天自己是任何是奉献

    而非索取,否则她可能会一个翻身,将蓝星月压在自己胯下。

    而此时此刻,另一边房间激烈鏖战终于接近尾声,在白霜三度攀上欲望巅峰

    时,牧云求败也无法克制自己澎湃如海啸的欲望。他跪在床上,双手托住白霜雪

    白的屁股,顿时白霜赤裸的胴体悬在空中,然后他开始了最后冲刺,威猛无比的

    撞击不仅令白霜手足、身体乱颤,更令丰满无比的乳房如抛物线般滚动。身在半

    空中白霜虽然无处借力,但当牧云求败进到她身体最深得时,花穴便强劲收缩,

    人象跃出水而白鲤向高处挺起。花穴的收缩只有牧云求败能够感到到其妙处,而

    向上这一挺,则带来无比强烈的视觉刺激,令人热血贲张无法自持。

    虽然这样的画面刺激香艳,但此时如果让男人再选,或许更多的人还是会选

    择白无瑕、蓝星月这一边。白无瑕胯间染满处子落红,白色的床单、雪一样的胴

    体,映衬那一抹红色显得亮丽耀眼。是男人总会有处女情节,看到这一幕男人将

    会悲叹不已,这样的绝色尤物的初夜,竟被一个女人获取,这比暴敛天珍更暴敛

    天珍。

    另一边房间战斗已经结束,一切归于沉寂之时,而这边房间情欲的火山才刚

    刚开始爆发。白无瑕、蓝星月几乎同时到达欲望的巅峰,她们忘情地大叫着,嘴

    对着嘴、乳房顶着乳房紧紧搂在一起,纤细的手指在对方花穴之中狂乱抽动,殷

    红的鲜血和晶亮的爱液打湿了她们身下白色的床单。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