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别人家的孩子 > 别人家的孩子 番外(22)
    别人家的孩子·第一部·番外·特别的选修课·22

    2019-9-11

    白玉萍画着画着,忽然皱了皱眉,夹紧双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伍申所站的圆台旁边。

    “白老师,你已经画好了么?”看到白玉萍放下了手里的画笔,伍申还以为是终于结束了,刚要活动一下四肢的时候。

    就听白玉萍喊道:“伍申你别乱动,老师这边还没画完呢。”白玉萍说着也不抬头去看伍申的眼睛,只是低着头一个劲儿地看着伍申两腿之间,那根雄赳赳气昂昂的肉棍,脸上露出了些许为难的神色。

    “白老师,到底…到底出什么事情了?”伍申被白玉萍火辣辣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

    同时心里也不明白,既然白玉萍还没有画完,为什么先一步放下了画笔,盯着他的敏感部位一个劲儿的猛瞧。

    “是这样的伍申,为了区分艺术和色情,在我们这些搞人体艺术创作的圈子里,有条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创作有关男性的人体艺术时,不能用男性正在勃起的阴茎入画,像你现在的这个状态……”

    白玉萍并没有把话说透,不过站在台子上的伍申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脸上顿时露出了羞愧的神色,想要用手去遮自己的阳具吧,可又记着白玉萍刚才不准他乱动的指令,一时间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反倒是白玉萍笑了笑安慰道:“其实这也不能全怪伍申你,毕竟你之前也没受过裸体模特的专业训练,这时会产生生理反应也非常正常,只是…只是能不能麻烦你,自己稍微控制一下,坚持到老师把这个部分的内容画完就好了……”

    被白玉萍这么一说,伍申只好尝试着去控制自己下面那根东西,但有白玉萍这样一个浑身赤裸的大美人在身边,他下面那根东西又怎么会乖乖听话。

    徒劳的尝试了好几次,最多也不过是让胯下的阴茎,剧烈的跳动了几下,至于勃起的程度那是一丁半点都没有削弱,反而有越胀越大的趋势。

    “那个…那个白老师,能不能…能不能让我去一下洗手间。”试了好几次也不见成效,伍申苦着脸对白玉萍说道,为今之计要想让下面的东西乖乖软下来,好像也只剩下他去洗手间里自己解决这么一条途径了。

    “伍申,你的意思是说去洗手间里自己弄出来?”白玉萍一下子就明白了伍申心里的想法。

    “这倒也是个办法,只不过你毕竟不是专业模特出身,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还好,要是中途离开再回来,很可能姿势和站位都会发生变化,到时候多半现在画的这些就不能用了,老师估计还得从头再画。”白玉萍显得有些为难。

    “啊?重头画?”听到白玉萍要重头再画,伍申的脸色顿时苦了起来,哀求道:“白老师,非要重头再来么?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办法嘛,倒也不是没有,老师原本想的是,等到伍申你的阴茎自己软下去,不过看现在这个架势有点不现实,可让你自己弄吧,又怕你没办法恢复现在这个姿势,使得前功尽弃,要不然…要不然这样吧,你维持住现在这个姿势不要动,老师想办法让你射出来……”白玉萍说着说着竟然说出了这么一个解决的办法。

    “白老师你是说…不行…这…这绝对不行…我怎么能…怎么能让老师你……”

    “有什么不行的,你自己去洗手间里弄,和老师在这里帮你弄,不都是为了让你的阴茎恢复原状嘛,先不说这是为了艺术创作做出的合理牺牲,就算是老师真和你发生点什么又能怎么样,毕竟你未娶我未嫁谁也没资格来说三道四,还是说你觉得白老师的条件不够好配不上你?”

    “白老师我不是那个意思……”三言两语就被白玉萍绕晕了的伍申,慌慌张张地试图解释着。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凭良心说白老师我漂亮么?”白玉萍步步紧逼道。

    “漂…漂亮……”伍申磕磕绊绊地说着。

    “那白老师的身材好么?”白玉萍说着,赤裸着身躯在伍申面前转了一个圈。

    “好……”看着面前那雪白柔美的身躯,伍申只觉得一阵阵头晕目眩口干舌燥。

    “那…你喜欢白老师么?”白玉萍忽然凑近了身子,贴着伍申娇俏无比的说着。

    “喜…喜欢,可…可是……”伍申正想着再解释一下的时候。

    白玉萍却先一步说道:“这不就得了,既然你心里也喜欢老师,这会儿就乖乖地听话,放心老师可以向你保证,不会耽误多少时间的,你这边早点射出来,咱们也好早点继续你说对么?”

    被白玉萍这么七绕八绕,伍申已经彻底迷糊了,只能站在圆台上眼睁睁的看着白玉萍,从画室的角落里翻出了一根毛笔,然后一步一步朝他这边走了过来。

    只见白玉萍来到他身前后,并不急着去撩拨他两腿之间的肉棍,而是拿着那根毛笔,用柔软的笔尖在他胸腹一带胡乱的画起了圈。

    “啊~~白老师你这是……”随着柔软的毛制笔触在身上游走,伍申好像触了电似的,全身上下瞬间都打起了寒颤。

    “老师当然是在想办法帮你射精了,怎么了?难道说老师这么弄你不觉得舒服么?”

    “舒…舒服,可…可是为什么要用毛笔?”虽然白玉萍手中的毛笔,带给了伍申从未体验过的舒适,可是他的心里却仍有些奇怪,毕竟在他的认识中,白玉萍要帮他射出来,多半是会用手去弄他下面,这也是他一开始抵触的原因。

    “当然要用工具了,难道说你想让白老师直接用手去揉你的鸡巴么?还是说你以为老师会用自己柔软的小嘴,或者身上的其他地方来让你biubiu地射出来呢……”仿佛是为了作弄伍申似的,白玉萍手里的毛笔,一连从他的奶头肚脐上划过,却偏偏就是不去触碰下面那根硬邦邦的肉棍。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伍申胀得满脸通红,全身都在不住的颤抖着,他从来没想过一根简简单单的毛笔,在白玉萍手中竟然会具备如此惊人的魔力,只是在他的皮肤表面扫来扫去,就让他浑身颤栗精关动荡。

    “那你是什么意思呢?”白玉萍抓着毛笔,用笔尖不断撩拨着伍申的股沟,同时朱唇轻启不断地对着面前近在咫尺的肉棍,轻轻地哈着芳香的热气。

    “其实我作为老师,虽然不好主动地去做一些事情,但是如果是学生恳求的话,老师也绝不介意偶尔做出一些牺牲啦,伍申你到底希望老师怎么做呢?”

    “想要让老师干什么,就勇敢的说出来啊……”

    “我想…我想……”伍申双目迷离写满了渴望,他实在是被白玉萍手里的毛笔给折磨得快要疯了,只觉得自己的阴茎憋得好像要爆炸似的。

    “想要什么就说啊……”白玉萍的声音,充满了魅惑,好像来自恶魔的呢喃,又好像来自天使的呼唤。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10

    5;

    “我想要…我想要白老师你用手帮我撸……”伍申终究还是输给了身体的欲望,颤抖着哀求着。

    “撸什么?老师怎么听不大明白?”白玉萍一只手抓着毛笔,在伍申的阴囊上轻轻划着圈,另一只手则不断地在伍申的小腹上游走,刚好将阴茎给夹在了正当中。

    “撸我的肉棒……”这句话刚一出口,伍申就感觉身体里什么东西断了似的,原本就摇摇欲坠的精关终于崩塌,睾丸内一大股子浓稠的精液已是蓄势待发。

    “是想让老师用小手去撸你的鸡巴么,好~~~老师这就帮你撸……”从伍申身体的反应来看,白玉萍就知道他要坚持不住了。

    一边说着一边扔下了手里的毛笔,右手飞快地握住了伍申正一颤一颤的阴茎,飞快地撸动了起来。

    同时左手从旁边的画册上,随手撕下来一张画稿,挡在了伍申的阴茎前端。

    匆忙之中,伍申只看清了白玉萍手里拿着的,隐约是一张描绘女人私密处的画稿,大股大股的精液便从马眼中喷涌而出……过了好一会儿,当手里的阴茎终于停止了跳动,白玉萍这才起身,将沾满了浓精的画稿,放到了伍申的眼前,嗔怪道:“我说你啊,是有多长时间没有做爱了,怎么一下子射出来了这么多……”

    伍申直到这时才看清了白玉萍手里的画稿,那竟然是一张女人私处的特写,只见画稿中原本光洁白皙的女性外阴,此时已经沾满了乳黄色的粘稠精液。

    那种感觉就好像伍申是在对着这个女人的私密处,直接大量喷射出精液一样,而且更让伍申感到不安的是,画稿中女人洁白的私处,越看越像是印象中白玉萍那光洁的下阴,一时间整个人都呆住了。

    然而白玉萍却没心思去管伍申的想法,将手里那张沾满了浓精的画稿随手扔到画室摆着的垃圾箱里面,稍微清理了一下手指,便又坐回了画架前,拿起画笔飞快地在画纸上勾勒了起来。

    等到站在圆台上的伍申,从先前那种射精的茫然中回过神来,白玉萍已经开始再对着画稿做最后的修饰了。

    “伍申,你再稍微坚持一下子,老师这边马上就画好了。”坐在画架后面的白玉萍,又恢复了之前认真的模样,让伍申不禁有些迷惑,刚才那个仿佛魅魔一般颠倒众生,帮着自己射精的白玉萍,和眼前这个认真绘画的白玉萍,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白玉萍。

    终于坐在画架后面的白玉萍,对着面前的作品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随手将手里的画笔扔掉,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冲着圆台上的伍申笑了笑说道:“好了伍申,现在你可以从台子上下来了,真不好意思让你一个动作坚持了这么久,不过今天也多亏了有你来帮忙,老师已经很久都没有画出这么让自己满意的作品了……”

    白玉萍笑着,将刚刚完成的作品从画架上摘了下来,她显然没有忘记自己之前的承诺,作品完成后第一时间就放到了伍申的面前。

    看到画稿的那一瞬间,伍申简直都要惊呆了,在白玉萍娴熟的画技下,他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在画纸上活灵活现。

    既有不输于照相技术的精准,又有一种照相技术无法承载的精气神,乍一看好像真的有一个威武雄壮的男人,赤裸着身子站在画纸中一样。

    更让伍申啧啧称奇的是,画纸上这个男人身体的哪个部分,他看起来都非常的熟悉,偏偏这些部分组合到一块儿却陌生了起来,就像白玉萍先前承诺的那样,单凭画中的人物根本就没办法联想到他的身上。

    似乎是看出了伍申眼中的疑惑,站在他身边的白玉萍浅笑着解释道:“因为伍申你现在的年纪还比较小,缺乏岁月带给男人的那种沧桑感,再加上你又不想让别人认出来,所以我创作的过程中稍稍做出了几处修改,将某些器官的颜色加深了一些,眉间距稍稍作了调整……”

    “经过这些调整之后,会让画上的你显得更加成熟,多了几分狂野的气息,更能体现所谓的阳刚之美,当然了这不是说伍申你不够阳刚,只是你身上多少还带有几分书生稚气……”

    随着白玉萍解说的深入,伍申的脸色开始变得有些不大自然,尤其是白玉萍说到他本身还带有几分稚气不够成熟时,让他不由得联想起了许玮离开时留给他的那封信。

    信中许玮也不止一次提到,希望三年之后伍申能够变得更加成熟更有魅力,可到底怎么样才算是更成熟更有魅力,伍申心里始终没有个直接概念。

    不过既然白玉萍能够通过绘画的技巧,改变他身上的气质,伍申理所当然的认为,也许在白玉萍这里他能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什么?伍申你想知道,怎么样才能让自己变得更加成熟?”白玉萍挑了挑眉,似乎没有料到伍申为什么会突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来。

    “老师能问一下你为什么想要变得更加成熟么,毕竟从老师这个角度来看,你现在这样就挺招女孩子喜欢的啊,现在不是最流行奶油小鲜肉的么,呵呵~~~~”

    白玉萍的话,让伍申心里一阵阵气馁,开始后悔不该问白玉萍这个问题了。

    “好了好了,既然你不愿意说,老师也不强迫你了。”见伍申似乎不愿意解释原因,白玉萍倒也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打算,想了想说道:“有了,老师这里倒是有个,让男生迅速便成熟的办法,就是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什么办法?”伍申急切的追问道。

    “你真想知道?”

    “好,那我就告诉你,办法就是…办法就是赶紧找个女人给你生个孩子,等你知道自己要当爸爸了,我保证你一下子就成熟起来了。”

    “白老师,你……”伍申没想到白玉萍还是在拿他开玩笑,一时间气的脸都涨红了。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说正经的你要是想变成熟啊,一个慢办法是多接触社会,等见惯了形形色色的人,看遍了各式各样的事,你啊想不成熟都不行,当然了还有一个快的办法,不知道伍申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

    “女人是男人最好的老师。”

    “女人是男人最好的老师……”伍申喃喃地重复了几遍,他记得在许玮留给他的那封信中,也有这么一句话。

    “没错,以我对你的了解,伍申你身上的那种青涩和稚气,就是因为你缺乏多姿多彩的感情经历,你不是想要快点变成熟么,那就多去谈几次恋爱吧,什么时候你面对着女人的身体不紧张了,你也就成熟了……”白玉萍似笑非笑地看着伍申,然而说话的语气却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哪…哪有白老师你说的那么简单啊……”被白玉萍流转的眼波看得心里发慌,伍申连忙移开了视线。

    谁承想白玉萍忽然伸手托住了他的下巴,把他的头转向了自己的方向,含情脉脉地说道:“也没有伍申你想的那么困难啊,你要是暂时没有更合适的目标的话,老师倒是不介意先和你处处看,反正咱们两个都是单身,你不是也挺喜欢老师的么……”

    看着白玉萍那近在咫尺的妩媚容颜,伍申的心怦怦怦怦狂跳了起来,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白玉萍的话。

    “呵呵~~瞧把你给吓得,老师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知道你看不上白老师这样的老女人,有机会了白老师在新校区给你物色几个小

    美女好了……”

    “不…不是的,白老师你一点也不老……”在白玉萍拿着画卷转身的瞬间,伍申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拽住了白玉萍温润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