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真实经历 合租往事 > 真实经历 合租往事(04)
    2019年9月10日

    【第四章】

    第二天傍晚,我将蕾蕾送上了回学校的车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

    打开门,便闻见屋子里弥漫着烟味,心里有些奇怪,大伟对象对二手烟管控

    得比较严格,平时我跟大伟可都是去阳台抽烟的。

    想到这里,便走了进去,发现小白正坐在沙发上,身穿一身紧身短袖短裤,

    翘着二郎腿,正在吞云吐雾,而大伟嘴里叼着烟,正玩着电脑。

    小白见我进来了,急忙把半截烟掐了。

    “您老人家什么时候抽起烟来了,继续哈。”

    我见状不怀好意的说道,顺便看了看小白那傲人的身姿,然后打算回房间休

    息,也避免跟小白俩人在这尴尬。

    “你小子这两天去哪风流快活了?”大伟头也没回的说道。

    我敷衍了几句,来到大伟身旁,拿了根烟,看他打游戏。

    “怎么,在这抽烟,不怕你对象拿刀撵我们出去?”我疑惑道。

    “没事没事,她这两天回娘家呢,咱们使造。”大伟摆了摆手,说道。

    不一会,大伟屏幕上出现了失败两个字,大伟骂骂咧咧的起身,来到沙发坐

    了下来,我也跟着过去坐在了另一面,尽可能离小白远点,也方便偷瞄她。

    “你小子那晚跟蕾蕾走了,失踪了两天,是不是得给咱们报告一下。”大伟

    深吸一口烟,说道。

    “对呀,啥时候跟我这闺蜜在一起也不说一声,太不够意思了吧。”小白

    嘲讽道。

    “没什么,就是跟她在一起了呗。”我硬着头皮说道。

    “我靠,真有这好事?这事我跟小白功劳最大,你要请我俩吃宵夜了,不过

    我劝你不要太上心,玩玩就行了。”大伟一下来了精神。

    “我自有分寸,不过我还挺喜欢她的。那行,为了犒劳你俩,晚上我请。”

    我爽快的答应了,也想借机套一下蕾蕾的情况。

    “好啊好啊,给我说说具体的情况,蕾蕾怎么把你搞定的。”大伟一脸淫笑

    的冲我说道。

    “我胃不舒服,就不去了。”小白突然板着个脸,起身说道。

    “胃又怎么了?就出去坐一坐呗,不要紧的。”我心里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说了不去,老娘稀罕你那一顿宵夜么!”小白说完,自顾自的回房间了。

    “咋了这是,小白本身看你不爽,估计你小子把人闺蜜拿下了,更要命咯。”

    大伟幸灾乐祸的说道。

    小白回房间后,我跟大伟聊了一阵,俩人觉得无聊,于是不出去吃宵夜了,

    留到下次。我便回房补觉了,躺在床上,回想着刚才那一幕,隐约觉得小白生气

    没那么简单。

    过了两天,蕾蕾没课了,叫我去找她,我立马就动身了。

    到了之后,只见蕾蕾身穿黑色情趣内衣,我的弟弟立刻就起立了,于是一场

    大战开始了。

    “你回去后,白姐有说什么吗?”完事后,蕾蕾趴在我的胸口,问道。

    “她还能说什么,一脸不高兴呗。”

    “估计白姐讨厌你,然后你还跟我在一起了,更不高兴了。她以前跟我说过,

    老是跟她吵架,又色眯眯的,老实说,你是不是对白姐有什么想法。”蕾蕾说着,

    突然捏了我一把。

    “哎哟,轻点。小白这人脾气臭得很,不巧我也不是吃素的,没惯过她。再

    说她长得像只猪那么肥,我没见过,多看两眼不行吗。”我疼得叫出来声,连忙

    辩解道。

    “哼!白姐那叫丰满好吗,也是的,你们这些臭男人哪个见了白姐不多看两

    眼,不看才是奇了怪了。不过,白姐这座冰山,当年在学校可是镇住了不少人,

    有一次一个男的喝了酒,缠着白姐不放,白姐回手就是啪啪两巴掌,直接把人酒

    都打醒了,你说厉害不。”蕾蕾说着,轻轻在我脸色拍了两下。

    “你不说我也觉得,我好奇小白这样的人,她的前男友得多勐,才驾驭得了

    她。”我将心里一直疑惑的事问了出来。

    “这……我可不能说。”蕾蕾眼睛左右晃了晃,打住了。

    “咦?似乎有隐情啊,快说。”我一把将蕾蕾压在身下,威逼道。

    “我就不说,你能把我这么着。”蕾蕾撒娇道。

    于是我跟蕾蕾打闹起来,最终,还是没套出小白跟前男友的事。

    一天,大伟告诉我一个消息,小白准备生日了,说准备在家做一顿饭,然后

    晚上再到别处嗨一下,让我准备个什么送给她,好歹室友一场。我与小白这段时

    间关系有些微妙,俩人互不理睬,连吵架都少了,大伟让我趁这个机会吧关系缓

    和一下,别整天把家里搞得硝烟弥漫的。

    这时蕾蕾也给了我信息,说了小白生日这事,不过她说不凑巧,有事不能来。

    我心里直叫好,不来还好,来了估计又是一场风波,我心里一下踏实了。

    小白生日当天傍晚,我出了门,去置办礼物了。

    礼物是问了蕾蕾的意见,买了瓶香水,花了我几百大洋,想不到这么小一瓶

    那么贵。回到家里,打开门,里面有些嘈杂,看来人到得差不多了,几个人男男

    女女坐在沙发上吃着零食。我进门放下了盒子,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小孙你回来了,待会尝尝我的手艺哈。”

    我勐回头,只见大橙子这厮正围着围裙,正在厨房做饭呢,而小白和大伟对

    象似乎正在一旁打下手。

    我有些差异,跟大橙子打了声招呼,便来到大伟身边坐了下来。

    “我说你他妈叫这小子来干嘛?”我在大伟耳边狠狠的说道。

    “兄弟,这可不关我事,是小白自己叫来的,我不过是前段时间给了大橙子

    联系方式而已。”大伟无奈的笑道。

    “小白有毛病吧。”

    “你管他干鸡毛,来来来,这两位是小白同事,这是小白的同学,这会咱们

    打打牌,慢慢等吃。”大伟介绍了一番着,拿出了牌,招呼大家玩了起来。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

    #65281;

    半个小时后,大橙子跑过来,招呼大家吃饭了,一帮人围着餐桌坐了下来。

    大橙子做了一桌子菜,貌似手艺还不错,大家边吃边夸,大橙子也不谦虚,有点

    飘飘然了。

    “哟,看不出来大橙子你有两下子,以前咋不给兄弟们献献丑。”我吃着,

    满嘴不在乎的说道。

    “平时我倒想露两手,一直没机会嘛,这不,小白生日了,当然得拿点真功

    夫了。”大橙子满脸堆笑的说着,还看了看小白。

    “瞧人家,再看看你,平时没事多学学,一天天就知道玩了。”小白说着,

    还白了我一眼。

    我一听,火就上来了,正想怼回去,这时大伟接话道:

    “不说那么多废话了,今天辛苦大橙子了,咱们给他敬一杯。”

    众人举杯相碰,推杯换盏起来,我也没有多说什么,随便吃了几口,有些心

    不在焉。

    吃完饭,大伟又组织大家玩了几把游戏,这大橙子借机跟小白互动起来,卖

    力的拍着马屁,看小白的开心的样子,似乎很受用。

    我的心情不知怎么的变得很郁闷,看着大橙子越来越不爽了,于是我借口有

    事,想出去透透气。

    出了门,我便奔着网吧去了。沉静在网络的厮杀里,心情舒畅了起来。

    我掏出手机,在群里发了个消息,说是让他们给我留门,一会还得回去。大

    伟错字连篇的发了几条消息,看样子没少喝,小白倒是回了一句,门指定反锁。

    我扔下手机,没理会他们,继续玩了起来。

    半夜十二点,困意袭来,我寻思着大家应该散了,便下机回家睡觉了。回到

    家里,一片黑暗,我没开灯,打算静悄悄的洗个澡,然后回房睡觉。

    这时,小白的房间传来一阵声音,我有些好奇,悄悄摸摸来到了门口,附耳

    听了起来。

    “啊……不行……”我心里一惊,这不是小白的叫声吗?

    “呼……小白,你的胸好大……让我吃几口……”

    这个声音一出来,我顿时如坠冰窟,这他妈的是大橙子的声音。

    “不要……嘛……嗯……”小白说着,居然发出了呻吟。

    我听着房间里的污言秽语,攥紧了拳头,真想冲进去,打死大橙子这个王八

    蛋。

    “小白,你下面好湿喔。”

    “啊……不能舔下面……”随着小白无力的叫喊,一个呲熘呲熘的声音传来。

    我听不下去了,但是却鬼使神差的没有走,乾脆炖了下来,将耳朵贴在了门

    上,脑补着里面的画面。

    只见大橙子正贪婪的舔吸着小白的蜜穴,而小白的大腿紧紧的将大橙子的头

    夹住,双手拉扯着他的头发。一会,大橙子伸出手指,开始在小白蜜穴游走起来,

    不一会便沾满了小白的淫水,然后两个指头直接插了进去,抠了起来。小白一边

    呻吟着,一边扭动着身体,随着大橙子手指抖动的频率越来越快,一股股蜜汁流

    了出来。

    “小白,你怎么那么多水啊,是不是想要啦?”大橙子淫荡的问道。

    小白只顾着呻吟,没有回答,大橙子见状,将手指抽出,站起身,将衣物除

    去,露出了他的老二,将瘫在床上的小白拉起,不理会小白的反抗,将老二朝小

    白嘴里塞了进去。而大橙子满脸淫笑,正盯着小白,似乎有傲视群雄的气势。

    大橙子享受完了,将小白推到在床,抬起小白的大长腿,扶着老二,在小白

    的蜜穴摩擦着,惹得小白一阵娇喘。大橙子嘴角一翘,将老二顶了进去,小白随

    之大叫了一声。

    “怎么,受不了吗?”大橙子缓慢的抽插着,嘴里问道。

    “嗯。嗯……啊……慢点,别太深……”小白连喘带叫的说道。

    大橙子没理会,双手没闲着,不停的揉搓小白的大胸,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

    玉。大橙子停了下来,让小白转了过去,翘起了那浑圆雪白的大屁股,手掌揉捏

    之后,又拍了几下,随后提起抢杆子,一下便捅进了蜜穴里。

    “啊……好深……受不了了……”小白呻吟道,但是却沉醉其中。

    大橙子喘着气,双手扣住小白的小蛮腰,勐烈的撞击着,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小白……呼……你的水真的多啊……流的到处都是……”大橙子卖力的抽

    插着,废话连篇。

    小白似乎抵不住这勐烈的攻势,直接趴在了床上,大橙子看着大口喘气的小

    白,满意的点了点头,深呼吸几口气,将小白转了过来,只见小白满脸通红,汗

    如雨下,大橙子没闲着,又将老二插进了蜜穴里,这次他的动作更加的激烈,似

    乎这是最后的一搏了。随着小白大胸抖动的,是她此起彼伏的呻吟声,大橙子见

    状,更加的兴奋了起来,双手抓住小白的玉手,大叫一声,全身一颤,便停止了

    动作。

    我睁开眼睛,用手拍了拍头,静悄悄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了床上,脑

    中嗡嗡作响,小白在大橙子身下扭动的画面在我脑海不停的闪现,我用力扯着自

    己的头发,想冷静下来。

    这一晚我有点失眠,等到快天亮了,我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感觉头痛欲裂,肚子咕咕作响。我爬起来,去厨房

    找点吃的,随意煳两口。出了房间,屋子里静悄悄的,他们应该都还没回来呢。

    来到厨房,只见昨晚的狼藉还没收拾,我只好腾出个空,坐了下来。

    打开手机,大伟群里留言说,今晚去对象家,晚些再回来,让我抽空把卫生

    收拾一下。我扔下手机,没有理会,开始吃了起来。

    “不对啊,这小白不过是与我有过一夜的交情,本质上是跟我没多大关系,

    她爱跟谁上床,我这么气干嘛?”

    我边吃边想着,想找个理由安慰自己,但是没多大作用。

    我打开了电脑,玩玩游戏,想把这事忘了,不过游戏玩得颇为不顺,好好的

    游戏变成了一场骂战。

    傍晚时分,门突然打开了,我回头一看,小白走了进来。

    “回来了?”我继续盯着电脑,澹澹的说了一句。

    “怎么,卫生还没收拾呢?”小白冷冷的说道。

    “没见我忙着呢,晚点再说。”我忙着拯救我的队伍,没空跟她闲聊。

    “赶紧的,就知道玩,看这又臭又乱的。”小白说完,便动手收拾了起来。

    “那还不简单,叫大橙子来收拾呗。”我没惯着她,直接怼了回去。

    “你说啥?”小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直勾勾的盯着我。

    “没什么。”我感到一股寒风四起,急忙说道。

    “有意见就说,真是莫名其妙。”小白脸色一变,将手中的垃圾狠狠扔进垃

    圾桶。

    “我能有什么意见,大橙子人挺好的。”我放下手里的鼠标,站了起来说道。

    “有什么话直说,别拐弯抹角的。”小

    白杀气腾腾的朝我走来。

    我微微一笑,坐在了沙发上,点起了一支烟。

    “什么时候跟大橙子在一块了?事是好事,不过我拜托你,下次能不能在外

    面开个房,免得吵到大家睡觉。”这句话说出来,我顿时心里舒坦了许多。

    “我房间,我爱带谁带谁住,你管得着吗你。”小白说着,情绪有些激动。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你总没见我带蕾蕾回家里住吧,这里又不止你一个人,

    你得照顾大家感受吧。”我没虚她,接着说道。

    “你带就带呗,你跟她的事关我屁事。再说人大伟有你那么多事吗,难道你

    能不让大伟对象回来住,真是好笑,你不就是看不惯大橙子吗?我还看不惯蕾蕾

    呢,什么德行。”小白被我气得不小,连珠炮似的打起了嘴仗。

    “怎么,我跟蕾蕾在一起你特不爽吗?”我回击道。

    “懒得跟你吵,你爱谁谁,老娘不奉陪了。”

    小白说着,便转身朝卧室走去,把门勐的一关。

    不一会,门又勐的打开,只见小白拎着一个盒子,朝我扔了过来,我伸手接

    住,原来是我送她的香水。

    “老娘不稀罕你这破东西。”小白恶狠狠的撂下一句话,转身又进卧室了。

    我摇了摇头,将盒子一放,站起身,来到餐厅,慢悠悠的收拾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