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命书 > 【命书】(7.6)
    第六章·晨雨滴花分外娇

    2019年9月9日

    在叶秋长的办公室里,一个胖女孩站在他面前,双眼红肿。

    他坚决表示,自己不会为了一个人,搭上所有的兄弟。

    那些兄弟鼓掌称好,而保安队长金刚变了脸色,冷酷而去。

    他的身后,跟走了几个弟兄。

    叶秋长忽地醒来,才知这是个梦,不是真事儿。

    可梦里的一切,那么清晰,可触可感。

    他不知道,那个胖女孩是谁,为何要哭红了眼睛。

    一看冷千姗,仍在睡着,四肢仍缠着自己。

    盖着的被子,遮住了下边的情况。

    事实是,他想悄悄起来都不成。

    一动准会惊醒对方,因为自己的一部分在她那里。

    昨晚睡觉时,冷医生要求那根棒子得放起来,放在自己的洞里最好。

    那就放吧,结果是大头在枕上睡觉,小头在洞里泡澡。

    叶秋长就是在这艳福里入睡的。

    好在冷千姗睡觉还算老实,一夜下来,二人始终没有分离。

    见窗子上满是阳光,红通通,明晃晃的,知道是该起床的时候了。

    叶秋长小心地挣着,拉开她的胳膊,对方没醒。

    要拔棒时,冷千姗大腿夹得紧紧的,俏脸上露出一丝狡猾的笑容。

    看来已经醒来。

    「得去办正事了。」

    「可你那东西还有硬度呢。」

    「不要紧,一出洞就老实了,不会乱来。」

    「要不要插几下射出来?」

    叶秋长笑了,问道:「咱们昨晚干了几次?」

    「三次吧。」

    「那你还要吗?」

    「你若还能干动,就干吧。我还想体验一下精液冲洗子宫的一瞬间的美感。」

    「姐,你真骚。」

    「你不喜欢吗?」

    「喜欢,喜欢极了,就喜欢你这个骚样儿。」

    「时候不早了,你快干,我白天还有两个手术呢。」

    冷千姗歪头瞅瞅通亮的窗子。

    「一百下完事儿。」

    「不,至少得一千下。」

    「好,准备开工。」

    冷千姗把被子一掀,一具白花花的裸体露出来,使他双眼一亮。

    娇躯躺好,大腿分开屈起,黑毛整齐,红唇微开,露珠点点。

    两瓣屁股肉从这个角度看去,仍是肥硕、结实,圆美,白得胜雪。

    叶秋长看得兴起,胯下的棒子经过一夜休息,再度昂扬振奋,对着那熟悉的

    小洞点头不已。

    冷千姗见男人如此迷恋自己的身子,芳心欢喜,娇声说:「你要是想干个够

    ,不如咱们休息一天,就在床上大战,好不好?」

    「你不是不有两个手术吗?」

    「往后排吧。」

    「你这么不负责任啊?」

    「病人又不是我,管我屁事儿。」

    叶秋长直摇头,说:「那我还是赶紧干吧。」

    趴上女人身体,一杆进洞,呼哧呼哧的干起来。

    冷千姗挺着下身,全力配合着,小穴一夹一夹的,有节奏地按摩着棒子,令

    男人一阵阵舒爽。

    她嘴里还查着数:「1、2、3、4、5、6……」

    叶秋长问道:「姐,你在干什么?」

    冷千姗回答道:「我在帮你控制时间,要是超了,好马上提醒你。」

    叶秋长笑道:「姐真是个妙人儿。」

    加快速度,撞得小腹啪啪连响,两只大白奶子活蹦乱跳的,波涛滚滚,热力

    四射。

    叶秋长看得过瘾,一手抓一只,随意玩成各种形状,还对两粒奶头任意拨弄

    着,像在弹琴。

    叶秋长伸嘴亲她的脸,脸光光的,香香的。

    要亲她的嘴时,冷千姗避开了。

    「姐,你好像从来不和我接吻啊。」

    「这是姐的秘密。」

    「可不可以告诉我?」

    「可以。等哪天你把我干得起不来时,我会说的。」

    「好。」

    叶秋长扛起冷千姗的玉腿在肩上,勐虎出山般大干;干得女人如风中的花朵

    ,随便要飘落一般;干得女人连哼带叫,身子扭摆不止,那颗头时而杨起,时而

    低下,双手把床单子都抓乱了。

    下边又有水淌到床上了。

    当她胡乱地计数到七八百下时,叶秋长叫道:「我要射了。」

    「射吧,射吧。我也要饱了。」

    冷千姗不再计数,而是直视着男人的脸,看他的脸涨得透红,眼睛里射出似

    痛苦又似极乐的光芒,还大口大口地喘着。

    叶秋长把速度提到最快,快如闪电,迅若流星,勐干了数下后,身子抖起来

    ,一股股地射了。

    「真热啊,真多啊。我也要好了。」

    冷千姗长声欢叫着,叫得那么高亢,又那么放荡。

    在她的小穴里,两股暖流混在一起。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当男人的鸡巴抽出来,便有牛奶般的液体溢出来。

    冷千姗坐起来,极力低头,看着洞口,看着那些出来的东西,一脸的激动。

    「小坏蛋,我感觉到这精液的流动了,有质感,有重量,真是诗一般的流动

    啊。」

    说着,她还捞一把,用舌头挨根手指地舔,表现出深深的陶醉。

    当这一刻,叶秋长觉得她最迷人,绝对是性感女神。

    一丝不挂不说,还大张着腿,阴毛湿了,阴唇流口水,把菊花都洗涤了。

    再看上边,奶子突出,奶头硬如花生,而一张如花的脸上泛着满足的红光,

    粉舌在唇外舔着,一副意乱情迷的样子。

    男人见了这一幕,只要不是太监,没有不发疯的。

    叶秋长很庆幸,遇到这么一个美女,对自己关心,给自己帮助。

    除了床上运动,她别无所求。

    冷千姗把流到外边的精液都吃掉之后,见剩下的不再过界,才开始穿衣服。

    穿好衣服,套上白大褂,她又是凛然不可侵犯的冷医生了,跟床上的欲求不

    满,放肆性事的女人不同了。

    叶秋长向她挺了半软的滑熘熘的棒子,说:「姐,你给我清理一下吧。」

    望着她红润的嘴。

    冷千姗瞧都不瞧他一眼,一边往门口走,一边说:「娱乐时间结束,现在该

    工作了。」

    怦地一声,门关上了,尤物的影子不见了,留下一室香气和腥气。

    叶秋长穿着衣服,摇头叹息道:「真是个怪胎啊。」

    早上七点多钟,叶秋长往<img src="/toimg/data/jin.png" />绣地走去。

    虽说施咏春赶他走,那也不能一声不响地滚蛋。

    有许多事儿必须交待明白,有些手序必须办完才能撒出。

    这事儿可不是他自己的事儿,而是关系到一大帮人的吃饭、工作问题。

    他是在马路上走的,不紧不慢的。

    身边的树木一字排开,每一棵都枝繁叶茂,散发着植物的清香。

    偶尔还看到一个个花坛,百花争艳,蜂蝶纷飞,留恋不已。

    大好的阳光铺在路上,眼中无限光明,到处金灿灿的,光闪闪的,彷佛希望

    ,无处不有。

    这样的天气,总会给人一个好心情的。

    可是叶秋长所面对的困境,使他的心情没法好起来。

    没招,人活着基本都是如此。

    没听说哪个人一生真的一帆风顺,没一点烦恼。

    当他来到上班的办公楼,一进大厅时,见到金刚抓着一条铁棍子,横在通往

    保安办公室的走廊入口。

    看样子是不让他们过去。

    这个时候金刚,戴着墨镜,冷气逼人,很有气势。

    他一米九以上大个子,膀大腰圆,既震慑人心,又稳如泰山。

    那根大棍子,握在他手里,特有气派。

    对面十几号人,有的是施咏春手下人,还有一些不认识,站在最前边的是个

    黑大汉,又高又壮,露在外边的胳膊赶上普通人的腿粗了。

    他跟金刚个头差不多,瞪起眼珠子,比张飞还凶。

    「我们是新来的保安牛壮,人称‘鬼见愁’。我是施总请来的。你再不让开

    ,我可不客气了。」

    大汉嚷嚷道。

    金刚寸步不让,脸色阴沉。

    「我不管你是谁,我们头没说走,你们休想进驻。」

    「怎么着,你还想打仗啊?」

    「你想打,我奉陪。」

    「看来,我得给你放你放放血了。」

    黑大汉虚掏出一把匕首,雪亮亮的,在手里旋转着玩。

    金刚毫不畏惧,一字一字地说,「有本事,你捅死我啊。」

    向前逼近一步,无声无息之间,自有迫人威势。

    牛大壮脸上有几分惊慌,还手晃着刀,身子退后一步。

    众人见了,暗自称赞。

    叶秋长暗暗感叹:我这个队长确实给力,不是寻常之辈。

    有这样的手下相助,也许可以干出点名堂来。

    他走了过去,拍拍金刚的肩膀,说:「施总发话了,中止合同,让咱们走人。你也不用上火,是金子总会发亮的。凭咱们这些人的能耐,还会没饭吃吗?」

    金刚嗯了一声,放在棒子。

    叶秋长对黑大汉说:「我们和施总还没有办完交接。等完事后,你们再过来

    接手。」

    黑大汉看他几眼,没说什么,领人走了。

    叶秋长在人群里发现了施咏春的秘书。

    他记得这个秘书名叫金小秋,是新聘来的大学生,二十几岁,长相不错,只

    是身材瘦了些,缺少女性的肉感美。

    「金秘书,你们施总呢?」

    叶秋长走到她跟前。

    金秘书见到他,脸上露出鄙夷之色,穿着蓝色套装的身子后退一步,一副防

    狼的样子。

    「我不跟流<img src="/toimg/data/mang.png" />说话。」

    「你什么意思啊?」

    「你做过什么,你自己清楚。施总可被你坑苦了。」

    说着,金秘书撒腿跑向办公室。

    「喂,喂。」

    任凭叶秋长怎么叫她,她也不回头。

    「走吧,金刚。咱们也回屋吧。有些话得跟大家伙说说了。也许这是咱们在

    <img src="/toimg/data/jin.png" />绣地的最后一次相聚了。」

    叶秋长当先走进走廊。

    金刚一声不吭地跟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