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人间毒药 > 人间毒药(02)演员的诞生
    2019年9月10日

    我叫林东,林是长林丰草的林,冬是秋收冬藏的冬。

    门内说不上是天堂,但门后一定是地狱。

    林东跨出房门的瞬间,就在短短零点七秒内经历了这个人皮剥掉的过程,从

    内心中,化身魔鬼,任由嫉妒吞噬和摧毁自己,堕入不能回头的深渊。

    而咫尺之外,是另一扇门,门后是女神,是糙汉,是精致的五官和放浪的汗

    水。

    在房间里保持身体不动了很久,林东刚走了几步,关节处便传来咔的声响。

    虽然不大,但是落在林东耳中不啻于一声雷鸣,让他吓得完全停住了动作,

    保持着一个怪异的姿势半蹲半站在过道内。

    之前还勃起贴到肚皮的鸡巴,在短短几秒内软成了虫子,软塌塌地耷拉在睾

    丸旁边,彷佛缩回卷曲阴毛中的小蛇。

    他觉得自己的听觉瞬间得到了方法,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周琳的房间门

    上。

    一秒钟被放大到了一分钟那么久,直到十几秒过去,林东才意识到自己最应

    该做的是赶快回去房间。

    只不过十几秒钟不单单是智商的微弱回升,还随之放大了侥幸心理。

    ﻩ如果周琳听到了刚才的声音,那么早就应该打开房门看看是怎么回事了。

    这时候还没开门,就说明周琳没有听到!或者忽略了!ﻩ于是理智再次归零

    ,林东愈加小心的朝前挪着步子,总算是挪到了周琳的房门前。

    他侧过上身,微微前倾,耳朵几乎贴在门上,用出吃奶的力气捕捉门内的一

    切声音。

    此时的林东恨不得化身蝙蝠,好能通过微弱的声音来还原画面,达到用耳朵

    偷窥周琳的目的。

    实际上周琳的声音一边也不小,林东清晰地听到女神在里面娇喘着求索:「

    快……用力……操死我了……」ﻩ林东赶忙抓着自己软掉的鸡巴,食指和中指捏

    着阴茎快速撸动。

    他心里是嫉妒和兴奋交织,身体却只有紧张和紧张,鸡巴在手指间始终保持

    着半软。

    林东心里叹了口气,手上丝毫没有放松,始终保持着「只要我手速够快,阳

    痿就追不上我」

    的心态,尽量在心里还原房间内的场景。

    ﻩ王哥应该是从后面插入的,只有后面插入才能让女神喘得这么厉害。

    周琳的奶子应该是随着身体在剧烈晃动的,奶头应该凸起来了吧,阴唇应该

    湿透了吧。

    林东使劲的在脑子里把想像到的东西贴合到视频里的周琳身上去,彷佛用力

    想看出古老3d立体画里的风光,或者汽车、或者恐龙、又或者一排树木。

    林东拼命得用力着,前所未有的开发着自己的想象力,终于彷佛听到了嘭得

    一声。

    ﻩ那一瞬间林东觉得自己脑子里有什么东西断了,隐隐约约的如果一定要给

    这个东西一个称谓的话,应该叫自尊。

    ﻩ周琳裹着睡衣站在房门前,冷冰冰地看着跪在地上的林东。

    林东的手还在疲软的鸡巴上快速撸动着,这一刻他达到了肉体和精神的分离。

    精神堕入地狱,肉体在人间经受唾弃。

    ﻩ「你他妈有病是吧!草泥马的变态!」ﻩ王哥站在周琳身后,玩味地看着

    一脸无措的林东。

    这个周琳口中的大二男生,亲自用自身给他展示了什么叫演员的诞生,脸上

    集合了惊诧、愤怒、羞愧、绝望、嫉妒以及兴奋,毫不做作发乎自然地将这么多

    情绪糅杂在一起通过一个简单的无关表达出来。

    ﻩ「你他妈真行!真鸡巴行!你怎么那么变态啊你!」

    周琳骂起街来没有丝毫的女神范儿,不止用语言,还用眼神把一道道鄙夷的

    目光扔出来砸在林东脸上。

    ﻩ林东觉得自己的人生完了,这时候说什么都没用了,他甚至连呼吸都被周

    琳冰冷的目光冻结,连一个「我」

    字都发不出来,手上的动作慢慢停止下来。

    ﻩ「现在的大学生怎么这个操性,一代比一代变态。」ﻩ「确实比我们变态。」

    王哥在后面搭腔。

    ﻩ周琳白了他一眼,「我要报警。」ﻩ「不要!」

    林东几乎是用膀胱喊出的这句话,他不想自己最龌龊的一面被公之于众,成

    为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料。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他可以成为周琳一个人知道的变态,但是绝对不想成为公众审视下的变态。

    「不要报警!你……你要我做什么……都行。」

    他一字一句地说出这句话,然后低着头等待着周琳对他的判决。

    ﻩ「什么都行?我要你这么个玩意干吗?屎都比你强。」ﻩ林东低着头不敢

    说话,他也不知道自己说什么,该怎么说才能化解这次危机。

    ﻩ「小兄弟你说什么都行?」

    王哥这时候开口了。

    ﻩ「什么都行!都可以!」

    林东彷佛在滔天巨浪中抓到了一根稻草,他不顾一切的想要挣扎出一个活路。

    ﻩ「哦~」

    王哥轻轻拉着长音,从周琳身后走出房间,站在林东跟前。

    那根有些弯度的鸡巴居然还是硬的,还横在那里像一台载着无数怒放生命的

    火车头,虬结的血管就是狂奔的蒸汽。

    「含着它。」ﻩ「啊?」

    林东脸上复杂的情绪中又添加了一道茫然,王哥说的每个字他都明白,可就

    是无法和实际情况联系起来。

    ﻩ「你丫也他妈是个变态。」

    周琳在王哥身后给了他一拳。

    王哥身子晃了晃,鸡巴也跟着上下点头,好像在同意周琳的话。

    只不过对王哥所说的变态和对林东所说的变态,明显有着不同的语气,也代

    表着不同的意义。

    ﻩ王哥则笑了笑,对林东道:「毛片你肯定看过吧,娘们给爷们吃鸡巴你也

    懂吧。来,哥哥今天给你个机会,你把哥哥伺候舒服了,这事哥哥帮你平了。」

    ﻩ这次林东反应过来了,但是心里无法接受。

    别说直接帮一个男人口交,看a片的时候他的关注点也都是女优的脸蛋和身

    体,a片中的男人那都是丑陋需要心理过滤的存在。

    可是王哥的话也充满着诱惑,和在派出所留下一个变态的记录并且成为大家

    口中公义上的变态比起来,仅仅是给一个男人口交,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自己

    又不会少一块肉。

    ﻩ周琳在王哥背后拧了他一把,没用力。

    她也想看看这个变态的大二男生会怎么选择,是进一步抛弃自己的尊严,还

    是选择被警察带走。

    其实王哥这么一打岔,周琳报警的心思已经弱了,往后的很大可能发展,是

    她臭骂林东一顿,然后把他赶出去。

    可是也是王哥这个岔,把她的那点心思全都勾起来了。

    ﻩ犹豫了半分钟后,林东终于生涩地张开嘴,慢慢靠近那一颤一颤的巨大肉

    棒,越靠近越慢。

    可是几厘米的距离不是天堑,他的嘴唇终究还是碰到了巨大的龟头。

    ﻩ在空气中晾了有一会的龟头,上面的液体已经干了,散发着男人和女人分

    泌物的气味。

    ﻩ有些事情,不管它看起来多么难看,其实只是那么一道线的程度。

    跨过去,整个难度就不复存在了。

    龟头进嘴的瞬间,林东的心理就彻底崩溃了。

    他的心态和状态都在快速的转变着,即使多年后的自己也无法重新还原此时

    的心路变化,一切彷佛都是在瞬间发生并且发酵升华的。

    他前一秒还在想,王哥所说的「伺候舒服」

    到底是指什么程度,要具体做到什么程度。

    下一秒他的舌头传来一个「龟头表面很干」

    的信号,他就开始用唾液去润湿龟头,脑子里已经开始回想a片里那些女优

    是怎么帮男优口交的画面了。

    他先尝试用舌头去包裹龟头却发现那不可能,只好用舌头来回清扫龟头边缘。

    他还能想到不要单一的来回扫,更要时而用舌尖去舔马眼,还要时不时的给

    龟头增加唾液来润滑。

    ﻩ周琳在一旁看的目瞪狗呆,彷佛看到林东穿上了品如的衣服。

    ﻩ王哥把周琳揽在怀里,大手伸到睡衣里去抓奶子。

    周琳扭捏了一下便任由他放纵了,反正林东什么也看不到。

    她之前怀疑林东偷偷藏在家里的猜想得到了证明,本来那股尽头已经消散的

    差不多,只想打发了这个变态男生回屋和王哥继续翻云覆雨,却没想到王哥居然

    玩了这么一出,让剧情走向了一个她无法预料的方向。